没什么屁放。

一位还有戏份的靓仔

“玛利亚的心上有七把剑。”
大概。

连练习都异常低产

真要放出去还是有所顾忌的。

庄周 (公元前369-286)著名思想家,文学家。

“故曰: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”

其文《逍遥游》被我国上过高中的人民群众熟知。

曾经以并不存在的第三人视角写文diss孔丘。

【盾冬】斑点

没有抽关键字,发一篇(没人看)的旧文当生贺吧。
时间在队三之后。

不甜不要钱

01
  Bucky从冷冻仓里醒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过了新手臂的适应期,他和Steve决定离开。

  临行前年轻的国王做了最后的挽留。

  “我曾在草原上的神明面前发誓,你们将终生受到国王的庇护。”T'Challa双手环抱在胸前,坚定得犹如磐石。

  “我们很感激,国王陛下,"Steve说,他和Bucky并肩站着,左手轻轻地撑着Bucky的背,实验室外长长的走廊看不到头。“但这里没有酒馆,我们找不到地方叙旧。”他的脸上露出了Bucky熟悉的表情,那种疏于掩饰的

【骨科】去来

兄弟骨科预警。
其实啥都没有。

  今天是Theseus去霍格沃兹的日子,他醒得很早,所以等到窗外亮起来又觉得困了。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随着巨大的开门声戛然而止。

  “哥哥!哥哥!该起床了!”六岁的Newt在他的耳边大喊。

  Theseus翻了个身,缺少睡眠让他的脑袋隐隐作痛。
 
  Newt只好爬上床摇晃哥哥的手臂。Theseus则哼唧着像平常一样按住Newt的头,却被弟弟用的过多的发蜡吓得弹了起来。而被揉乱头发Newt,看起来快要哭了。

  "要赶在在他哭出来之前!"
 
 ...

看一百遍柯柯也还是会心动。

  这一年,

  定风山上来了一只白色的狐妖。

  定风山下的戏院里多了两具尸体。

  红色狐王看着化作人形跪在地上的白毛狐狸,兴致缺缺的抖了抖耳朵。

  “说吧,你能干什么?定风山可不养废物。”

  那人自顾自的站起身来,笑着问余琰,“您看,我能干什么?”

  余琰眯了眯眼睛,这小子说话云里雾里的,一股来者不善的味道。定风山的大王呲了呲牙,一旁的喽啰拿爪子扒着地上的砂石。

  问者却也不慌,挽了个袖花把手背在身后,字字铮然:

  “我会唱戏,也能杀人。”

  浓重的雾在缓慢的行,方一辛踱着步,湿冷的空气顺着每个缝隙往里钻。鼻子和脸颊有些刺痛,他抹了把脸,在黑暗里想起那个时刻。

  一瞬间,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紧张的痉挛。

  终于没有人了,方一辛捂住了脸。

  那时他曾想,为什么人不能像蜡烛一样融化呢。如果可以,他早已软作一滩,曾经代表他的身体,他的衣服的颜色毫无意义的混在一起,软弱又仓皇的顺着地板缝流出去。

直流到海里去。

1 / 2

© lazloo | Powered by LOFTER